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湖南省委員會>文化園地

永州散記

來源: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湖南省委員會  作者:袁上  編輯:  2015-05-06 00:00:00

永州是個小城市,作為市轄區的零陵區,更是小中之小。小城市么,大多經濟發展較慢,公共設施缺乏,談不上繁榮,卻也比下有余。這些小城市,悄然藏身在全國千百個城市之中, 隨著時光地靜靜流淌,默默地上演著各自的喜怒哀樂、衍變興衰?;蛟S值得慶幸的是,永州雖小,卻有著眾多小城市所不具備的人文背景。這個城市的名字,曾經流傳于史冊之上,或多或少地進入過許多人的視線。

說到永州,食客首先想到的是嗦螺、血鴨、東安雞等一眾地方美食。而游客,自然不免第一個想到柳子廟。如果永州作為一個獨立的人格而存在,是要狠狠地感謝唐憲宗的。正是因為柳宗元被貶永州,留下了以《永州八記》為首,眾多流傳千古的名篇,才使得這個小小的城市,長久以來綻放著充滿人文的光彩。很可惜,當初《永州八記》中提到的八處清幽奇麗的山水,隨著千年時光演變下來,早已不復當年的光景。甚至大部分永州本地人,也不曾了解或是專程去游覽。而我,也只是在年幼時,到過其中之一的鈷鉧潭。 

不過在我記憶中最深的,卻并非是當時看來平平無奇的鈷鉧潭,也不是古跡昭昭的柳子街,更不是不曾深入其中的柳子廟,而是那在柳子廟門前的橋下,潺潺流過地愚溪。有趣的是,我甚至是在多年以后,才知道那條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奇特之處的小溪,就是愚溪。而正是這條在《永州八記》中都不曾占據一席之地的愚溪,卻代表了我最深刻的永州印象。說起來,在年幼時,名聲赫赫的柳宗元和那一篇篇文言文中似是而非的景點,都只是一個個并不相干的符號。而在孩子們的天性中,玩耍卻是頭等要事。而那條小小的愚溪,正是兒時玩耍的最佳去處。只因為其中,有著許許多的蝦。

說起蝦,不免想到國畫大師齊白石。但畫終究是畫,再栩栩如生,意境樸實,卻難免輸真物一分生機靈動。而畫也是在真物的基礎上,才超脫出藝術上的悠遠。然而在孩子們的眼中,哪怕是大師中的大師所作的名畫,也是比不過鮮活可愛,觸手可及的小蝦的。說來也是有趣,我第一次去參觀柳子廟時,結果卻連廟門都沒進去,就被其前方的愚溪所吸引?,F在想來,可惜之余卻不覺得遺憾,因為那時所得到的快樂,至今仍歷久彌新。而失去的體驗,將來舊地重游之時,或許會添上一份歲月沉淀下來的感慨。

當時的愚溪,現在想來也是極美的。自小城市少許的喧囂和懶散之中,在柳子街的古樓和民居相伴之下,獨辟出了一道幽靜。它從幾座石橋下靜靜流淌而過,直至匯入瀟水。其間水波蕩漾,卻清晰見底,隨著水流輕輕擺動的水草,大小形狀不一的鵝卵石,仿佛在其中自在地呼吸。兩岸綠蔭遮陽,微風徐徐,即使在炎熱的夏日,也有著沁人心脾的清涼。而就在溪邊沿岸和上游的怪石亂巖中,一只只青色或黑色的小蝦,傻傻地,肆意地游來竄去。掬手一捧,便會有三兩只小蝦在手中躍動,試圖掙脫這一掌天地,重歸自由。 

當時年幼貪玩的我和表妹,卻是不會對這些有趣的小生靈講什么客氣的。既玩且撈, 然后一方廣口的容器,就成了這些小蝦們的暫居之處。站在輕柔拂過小腿的清涼溪水中,雙手成捧,從清澈的溪水中撈著小蝦,一邊和妹妹嘻嘻哈哈地笑鬧著。那時的思緒和煩惱,還有城市和近在兩旁街道的游人,仿佛都不翼而飛。眼前,似乎只有那條當時不知名的小溪,那些小蝦,還有那份簡簡單單的,只屬于孩子們的滿足和快樂。

漸漸的,容器的清水中,小蝦越來越多,觸頭碰腦的十分滑稽。而我和表妹,卻不滿足于此,開始翻動卵石,尋找小蟹。張牙舞爪的螃蟹,比隨處可見的小蝦更為有趣也更為難得,哪怕是抓到一只指甲大小的小蟹,也要高興地向對方炫耀好一會兒。當暑意漸消,日頭西落之時,我們才在依依不舍中,從這方似乎獨立于世外的小天地里抽身。然后捧著裝有數只橫沖直撞地小蟹,以及許多一驚一乍地小蝦,一路笑嘻嘻地歸家。

只是這樣的嬉戲玩耍,即使在當時都是頗為難得的。只有偶爾在周末,才有閑暇從瀟水另一側城市的家中,走上將近一個小時,來到柳子廟前的愚溪。而那時去心似箭,回家時又滿載而歸,所以那不算短的路途,卻也成了那份快樂中不可缺乏的點綴。但讓人難過的是,隨著時間地流逝,年歲越來越大,心態也不復單純。而環境地變遷,更是殘酷地將美好的事物沖擊得支離破碎。污染日益嚴重的瀟水回流入愚溪,再加上上游的生活和發展,愚溪漸漸地變成了一條“臭水溝”,水質一日比一日渾濁。后來人,已經很難想象出當時這條清麗的小溪是何種光景,柳宗元筆下的愚溪,更是遙不可及了。

到后來再去時,岸邊的柳子廟和柳子街似乎渾然不變。但那條始終靜靜流淌,聽天由人的小溪,仿佛在用渾濁不堪并帶著異味的水流,以及忍著不適,費了很大勁才撈上來的三兩只蔫蔫地小蝦,傾訴著它的現在,令人無比感懷它的過去。

再后來,便再沒去過了。

有個很深刻的道理,叫失去之后,才懂得珍惜。但這種不由個人意志所決定的失去,更讓人覺得可嘆、可惜。而失去的,往往便很難再回來了,即使能回來,也是物似人非,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那份心境。

現在想想,人類和城市的發展,往往建立在個人、集體、乃至環境上的犧牲。而沒有條理和節制的發展,讓許多的犧牲變得殘酷且毫無意義。連我們這代都無法再見的光景,遙想子孫后代那么遠,實在有些可笑和令人嘆息??晌覀円矡o力影響整個大環境,我們只能勉力做好自己所能做的事,盡可能地減少一些不必要的犧牲。當然,這是題外話,最后,我們還是只談愚溪。離開永州后,我已很久沒再回去。隨著歲月變遷和人生經歷,那些屬于永州那個小城市的人、景物、味道、記憶,都已漸漸褪色,模糊不清。而那條在時光和記憶的角落里緩緩流淌的小溪,還有那時的歡笑、快樂,似乎卻不曾變過,不曾消失。每每想起,會心一笑之余,總覺得人生,正是因為這些仿佛只屬于自己的彌足珍貴的記憶,才顯得豐滿和真切,才是屬于自己的活著和人生軌跡。

或許,柳子的詩記將繼續千百載地流傳下去,每個有緣接觸到的人,都會有著屬于個人認知的愚溪。同樣在我個人看來,唯獨我的記憶和這篇小記中,余愚溪。

亚洲va中文字幕无码毛片_新版天堂资源中文8在线_亚洲日韩无线码av一区二区_国产在线精品9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