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湖南省委員會>文化園地

[老兵故事]鄒長青:親歷長沙會戰,指引炮兵壓制陣前日軍

來源: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湖南省委員會  作者:民革長沙市委 文 譚曉琴 攝影 周利和  編輯:  2014-09-30 00:00:00


鄒長青在敬禮 


老人走到哪都愛戴著頭上這頂抗戰老兵的帽子,哪怕是勞動時


民革瀏陽市工委主委劉仙娥、副主委謝建國,鄉鎮人大常委會主任、村婦女主任看望鄒長青并合影

“淡定”這個詞,是蘊含著禪意的,因為不同尋常的哲學魅力,讓它不斷地閃現在生活中。而讓我真正意義上的體味到這個詞,是在采訪抗戰老兵鄒長青之后。

很特殊的日子9月3日——國家第一個法定的抗戰勝利紀念日的當天,我來到了鄒長青老人家。鄒老住在瀏陽市普跡鎮書院村,這是一個風景秀麗的村子,四面環繞著蒼翠的群山。遙遠就看到鄒老佇立在村路口等著我們。進了家,鄒老握著我們的手,遲遲沒有松開,那額上飽經風霜的皺紋似乎在這一瞬間舒展開來,一雙眼睛早已瞇成了彎彎的月牙兒,蒼老的嘴角露出滿滿的慈祥。

當我們向老人家說明來意的時候。老人家點點頭,領著我們穿越時空,娓娓道來他那傳奇而豐富的人生故事……

鄒長青,1925年12月24日出生,瀏陽市普跡人,父母均是中國傳統的農民,家中哥哥最大,還有四個姐姐,他年齡最小。

讓他命運發生改變的是1941年。那一年,是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的第四年,也是抗日戰爭的相持階段。也正是這一年,他被抽了壯丁??箲饡r期,國民黨政府抽壯丁的政策是“三丁抽一、五丁抽二”,抽簽的方式一般來說是公平地分配名額,或者抓鬮,或者按政策指標由家人選送。事實上也會有這樣的情況,有權有錢有勢的家庭,就有逃避征兵的現象,而貧苦人家,只得按名額服兵役。但對于當兵跟日本鬼子打仗,雖然對地處偏遠山區的老百姓而言,還是有這樣一種“有錢的出錢,沒錢的出力”的說法。鄒老說,家里當時生活很艱苦,靠父親和哥哥租種地主家土地養活一家人,作為老六的他,因頭腦靈活,已讀完初中,且成績優秀,在當時應算作文化程度較高的人。

本來鄒長青的哥哥在村里抽壯丁的時候應被征當兵,但老大比較木訥,且已結婚,因家里貧窮,又是家里的主勞力,所以,家里就安排當時只有16歲的他去當兵。就這樣,鄒長青投筆從戎了。對于抽到的壯丁們,因為怕壯丁逃跑,先是關在鄉里的祠堂內,等湊足100多人的名額再集中送走,所以他們當時在祠堂關了一個多月。鄒老回憶,當時母親到祠堂給他送飯,他看見母親在哭泣,內心感到不安,但他自始至終都沒想到過逃跑,因為這是分配家里當兵的名額,逃跑了,就會抓大哥頂上。

1941年12月,經過長途跋涉,鄒長青從瀏陽來到湖南西南部的祁陽縣,先是分配在祁陽縣毛竹山炮兵第一旅汽車制造廠學習修理汽車。學習了三個月,日本人打到了湖南,工廠就地解散后,又被分配到野戰炮兵團第十團。在部隊里,他雖年齡屬于最小,但由于文化底子比較扎實,學習勤奮,表現突出,就被安排學習炮兵的測地通訊。主要是根據大炮的儀表,對照軍事地圖,測量出我方陣地距離轟炸目標的距離,為開炮士兵提供準確的信息。

“傳授技術知識的除了國軍教官外還有美國人給我們講課,每個師有2個美國人。我們的測地通訊裝備也都是美式的,那都是嶄新的,亮锃锃的裝備喲?!编u老說領完測地通訊裝備后的那一天,激動又興奮,恨不得立馬就上戰場。其實鄒老并不知道當時野戰炮兵第十團的裝備是最好的,是國軍僅有的機械化炮兵團。

一年多后,鄒老先是隨部隊參加武漢會戰,后轉戰第9戰區,長途跋涉抵達長沙岳麓山,隨即參加了第三次長沙會戰。

岳麓山,其主峰海拔300.8米,因其橫亙于長沙市區西面,對長沙城具有瞰制的地形地勢,使其成為長沙戰場極為重要的一個軍事制高點。

那是一場令鄒老刻骨銘心的戰役。備戰時,他們按要求對長沙周圍進行了測量,特別是將長沙近郊及城內可作為標志的建筑物,詳細加以測量,制成了標點圖。山上,鄒老所在的炮兵陣地,被十個輪子的大車拉上來的火炮直指前方,車身的顏色全是以泥土黃偽裝,以避免鬼子發現并轟炸,炮彈整齊地擺放在火炮旁邊。

鄒老還清晰地記得:那天,鬼子攻擊長沙城外東南陣地,國軍遭受重創,戰區司令長官下達了炮擊指令,炮兵指揮官命令營長親自發號施令,其時營長早已通過炮對鏡詳加觀察,信心十足的大聲喊道:“二號裝藥!榴彈,瞬發信管!全連!四千五百!遞加一百,三距離,各放一發!”隨著營長一聲令下,鄒老所在連隊的兩門山炮開始急襲射擊,緊接著另一連隊的4門野炮也加入炮擊,湘江東岸長沙城東南陣地頓時被煙霧籠罩,持續30分鐘的炮火將鬼子壓制在前沿陣地無法抬頭,炮彈所到之處,鬼子血肉橫飛。次日早晨,在發現鬼子的炮兵觀測所后,對其進行猛烈轟擊,生猛的炮火成功破壞了觀測設備,壓制了鬼子炮兵。炮彈坑像魚鱗般排列得層層有序。各炮長時間射擊,炮管因發射過久而變得灼熱,“炮是炮兵的第二生命,炮是炮兵的愛人”,炮兵們于是紛紛抱著沾了水的棉被包裹炮身來降溫,性急的還往上撒尿。老人呵呵大笑,說得手舞足蹈。

“距離越遠,裝藥號越高,每每第一炮后,敵人會退,我們就會增加距離,四輪炮同時發?!编u老說著,站起身來,做著測地手勢,又欲做半蹲開炮的動作給我們看,一旁的我生怕他摔倒,連忙扶著他?!肮?,沒事,不要小看我,我現在身體還好著呢!”

我問他:“參加這么多次戰斗,您怕過沒有?”他開懷大笑:“從來不知道什么叫怕,就覺得好玩?!?

“恨日本人嗎?”鄒老沒有回答我,眼眶里噙著淚,空氣像被凝固一般。

良久,鄒老才告訴我。不恨那是假的,在他當兵不久的日子,整個村子就被日本人襲擊了,家已淪陷,當時對父母親、姐姐們和大哥家是否安危不得而知。后來得知日本人在家鄉暴行累累,只所幸親人們躲過了一劫。

突然,一旁的同伴發現鄒老小腿上有個明顯的疤痕,于是指著疤痕問他。他說這有什么,在一次戰斗中,鬼子的炮擊的彈片從小腿擦過,只是擦傷而已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此時耄耋之年的他,一臉的不屑,是那般的淡定和從容。

之后,鄒長青隨部隊轉戰西南,在廣西黃沙河鎮以及貴州等地均與鬼子交戰。期間,美國指揮官根據當時戰爭形勢的發展,命令部隊燒掉汽車,炸毀橋梁,以阻擋日本鬼子前進。

鄒長青隨部隊在貴陽休整一段時間,接著部隊又奉命開赴云南昆明進行為期一年的整訓,并對美式裝配炮的使用進行了培訓。隨著美國的不斷支援,第十野戰炮團也換上了美式炮。

還沒整訓完,1943年10月,鄒長青隨部隊參加了云南的滇西大會戰。記憶中的1944年滇西大反攻中,松山戰役相當殘酷和激烈。

松山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龍陵縣臘勐鄉,為龍陵縣內第一高峰,海拔2690米,它聳立于怒江西岸,猶如一座天然的橋頭堡,扼住滇緬公路要沖,及怒江打黑渡以北四十里江面,易守難攻,號稱東方的直布羅陀,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滇西抗日的主戰場。

鄒老突然有點失神,而后又情緒高昂:“能親自以炮兵火力支援友軍圍殲松山戰場上各重要據點的鬼子,能為抗戰盡一份心力,做一點貢獻,而引以為榮?!编u老講述這段輝煌的過去,充滿驕傲和自豪。

當時炮兵十團在怒江以東惠通橋的東北山地上,占領了一個炮兵陣地。在陣地上東北側的一個山頭觀測點,鄒長青耐心地用炮對境、望遠鏡仔細觀察戰斗的進程,同時根據彈著點,不斷修正射擊諸元,及時通報戰友,將炮火射向最需要打擊的部位。當親眼看到自己指導的火炮轟擊鬼子,消滅一批批敵人,心情特別激動。在陣地上,連續和鬼子戰斗了二十多天,掩護友軍攻占鬼子的多處據點和松山外圍的多處陣地。但由于彈藥運輸緊張,炮彈供應不上,不能盡量發射,不能消滅壓制鬼子的新火力點,在友軍每次沖到鬼子陣地前時,在遭受鬼子突然出現的新火力點的射擊時,都死傷慘重。鄒長青在山上觀測得極清楚,心里一陣陣發痛,著急上火。

鄒老說著,一顆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。

在云南,鄒長青一直打到1945年8月日本鬼子投降。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后,鄒長青所在部隊調回南京,歸屬當時國防部。1948年,思鄉心切的鄒長青回家探親,由于超過規定假期,又找不到部隊,便結束了自己的軍營生活。

回到家鄉的鄒長青,脫下戰袍,過起了農民的生活。結婚后,養育了三個兒子、兩個女兒。為維持家庭生計,養活兒女,鄒長青含辛茹苦,走南闖北,幾乎什么農活都干過,還做過小生意。在普跡老家種田、栽甘蔗,將甘蔗熬成糖賣到醴陵,到大瑤、金剛、文家市等地幫人家收割稻谷,用土車子裝著麥子從普跡到株洲去賣,同時從株洲用土車子運黃豆回家鄉賣,在瀏陽很多鄉鎮賣桃子,用土車子從澄潭江將煤運到普跡……

鄒老現在生活很有規律,白天常去田里除草、挖地種菜,晚飯后??窜娛滦侣労突ü膽?,最喜歡的是看抗日劇,對那些幾十集的抗日題材連續劇一集不落,看得津津有味。

鄒老又帶我們來到他的菜園里,指著形形色色的菜畦,看著郁郁蔥蔥的青菜,還有那濃密的藤枝菜葉爬在籬笆四周,長長的豆莢或豎直下垂,或斜斜地、懶散地懸掛著??粗u老那似孩子般滿足的笑容,我心里為之一震,曾經經歷過戰火洗禮的人,心是如此的平淡,不管哪種日子,他們都能活出自我。這或許就是心中的那份淡定,讓他心中有了一份寧靜,而心的寧靜,是一種高貴和尊嚴。于是乎,我有如心中開了一扇門,清風朗月,青山碧水,青草花香,頃刻間芬芳而來。

亚洲va中文字幕无码毛片_新版天堂资源中文8在线_亚洲日韩无线码av一区二区_国产在线精品911